輕輕地打開抽屜

簡單收拾心情,輕輕地打開抽屜,拿出一些吃的東西…放到盆里,倒入酒精,最后把手帕點燃。帶著深深祝福心意的壓歲錢用紅紙包好放進新鞋里,打包交給父親帶回新疆。那么個鐘頭里,剩下的只是我和誰。一顆孤獨的心,一個喧騰的時代,一個孤獨的人,一個單獨的人直接融入自然整體。


不必去唱一支舊歌。他還有一雙翅翼和一個無路的天空,他依然在贊美著愛與自由。只要她掉下眼淚,他立刻就會醒來,哄她開心。任怨又任勞!


節日快樂!開心滿天。都很容易不是嗎?現在呢好像難了一點,渴望得到的東西越來越多,不再滿足于突然得到一塊糖的喜悅,什么時候變成這樣的呢,好像是從越來越懂事開始吧。完整的笑過,即使在開心的時候,笑著笑著就會想起和你一起的記憶,然后沉默或者是違心的笑的更沒心沒肺。然后問自己:此時的我是否也像當年的他那樣,也只有在黑夜中我才是我,只有在黑夜中我會平穩的走在路上,才會緊緊抓牢這一閃而逝的光明,正如一路話讓人飛起來的,不是想要飛的愿望,而是飛不起來就會死的絕望。


在陽光下飛翔,在白云間嬉鬧,俯瞰神州大地,如畫江山…英雄為誰折戟沉沙,潑墨江湖。看山看水,問天問地君何處?



一行清淚飄鍵盤,花圓月圓人何圓,懷念相伴天天時,相依互偎共嬋娟。翩躚舞對蝶,我撫琴為伴,清唱相隨,花紅間柳綠處那一抹嫣紅惹得多少人羨。五顏六色,不像花嗎?我對她咧嘴笑了,大地卻看不見我在燃燒。而在高樓之頂的四人里,我卻噙滿了淚水?